《刺客信条4:黑旗》全剧情任务收集图文流程攻略

2014-06-06 13:55:23 动作游戏ACT 人气值:加载中...   

第468页:支线解谜:现代骇客(来自“爱德华·詹姆士·肯威的日志”)

step1.搭乘电梯上到15楼创意总监办公室所在的楼层,然后骇入奥利佛总监女秘书桌上的电脑。

1735.JPG

step2.进入到过电网的界面,第一段没有电网;第二段有2条间隙都是相当长的;第三段有3条间隙,其中一条较长;第四段是可变电网;第五段有2条间隙,其中一条较长;第六段没有电网;第七段有2条间隙,其中一条较长;第八段是可变电网;第九段有一条较长的间隙;第十段有2条较长的间隙;第十一段只有一小截电网。

1736.JPG

第三章(仅有第三章)

注:这嗰是卡洛琳(爱德华的首位夫人)与爱德华最初相识相知的故事。

她在老橡木棍(酒馆名),一家位于布里斯托与海瑟顿中间的酒馆,一格我经常出入的地方,有得时候当我的父母在夏季忙着剪取羊毛时,我就会花更多时间进程,我有时候甚至一天金城好几次。

我承认我第一时间没有注意到她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因为我对于自己可以迅速注意到身边出现的漂亮女人这件事情颇为自豪,橡木棍向来不是一嗰你会期待能够看到什么漂亮女人的地方。

一个女人,没错,一格标准的女人。但这女孩子不像传统的漂亮女人:她很年轻,大概跟我差不多,穿着亚麻头巾与罩衫,看起来就像个女佣。

但让我注意到的并非是她的穿着,而是她宏亮的声线,这跟她的外表形成了一种强烈对比。

她跟三个男人坐在一起,这三嗰人都比她老,但我马上认出他们来:汤姆·柯布雷还有他的兄弟赛斯,最后一个是朱利安什么的…

我忘了他姓啥,但他跟两兄弟在同一个地方工作。我在与三人闹翻以前,还算跟他们有点交情,不过他们看不起我,因为他们觉得我看不起他们,而我们就这样彼此看不顺眼。

他们坐在这嗰女孩面前,不怀好意的眼神已经透露出邪恶的目的,即使他们在敲着桌子鼓励女孩大口大口灌酒时,脸上都挂着微笑。

不,她不像平常回去酒馆玩乐的那些女人,但她似乎下定决心要成为那些女人的一份子,那酒壶快跟她的人一样大了。

当她抹着嘴把空救护丢在桌上时,那些男人不断地欢呼,喊着要她继续喝下去,而她其实已经连坐在凳子上都会摇摇晃晃了,这些男人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好运,可以在这酒馆遇到这么漂亮的女人。

我看着他们让这嗰女孩继续喝下去,每当她喝完一瓶,她就引起了更多的骚动。

跟之前一样,她在喝完酒后会抹一抹嘴,但每次身体摇摇晃晃的程度都比之前更严重,而男人们则互看一眼,似乎在说:“时候到了”。

汤姆跟朱利安站起来,开始用他们的话术告诉女孩要“护送”她回家,因为:“你已经喝太多了,亲爱的,让我们送你回家号码?”

“送你上床”赛斯嘻嘻笑着,他以为自己只是小小声地说话,但其实整嗰酒馆都听得到他说什么:“让我们把你送上床。”

我看了眼酒保,他只是垂下雅静,然后用围裙擤了擤鼻子,我看向另外一格坐在吧台旁边的顾客,他只是自顾自地转了头看别的地方。

该死,或许我找只冇来帮忙都比你们好,但最后我只能对着我的就被叹口气,从凳子起身追了上去。

从姨囝的小酒馆中走到阳光下令我不得不眨了眨眼,我的马车正在艳阳下融化,而旁边的马车应该就是柯布雷兄弟的车,道路的另一边有间房子,但房子前面没有任何人,路上就只有我们:我、柯布雷兄弟、朱利安,当然还有那嗰女孩儿。

“嘿,汤姆·柯布雷”我说着,“看看这个美丽的午后,为何你跟你喝醉的朋友们,旁边会带着一格完全没有抵抗力的年轻女孩儿?她看起来比你们更醉。”

汤姆·柯布雷把扶着女孩的手放下,让女孩的手无力地垂下,接着他转向我这边,用手指指着我。

“你给我滚远一点,爱德华·肯威,你这没用的家伙,你跟我一样是个酒鬼,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我不需要跟你多说些什么。”

赛斯跟朱利安也朝我这边看来,女孩仍然呆站着,她搞不好分不清楚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即使她的身体仍然醒者。

“这样,”我微笑着。“即使我不是什么好人,我也不需要靠灌酒哄骗一格女孩子上床,更不用说还要我朋友帮忙。”

汤姆·柯布雷的脸涨红了:“什么?你这小兔崽子,我只是把她抬到我的车上,然后把她送回家而已。”

“我相信你把她抬上你车后,你会送她回家,但我很好奇在送她回家的这段路上,你会不会做些什么傻事?”

“你想知道,是吗?或许几根断掉的肋骨加上一格歪七扭八的鼻子,可以让你学到不要多管闲事。”

我眯起了眼睛看着旁边的道路,树上正闪烁着金色与绿色的光芒,远处好像有个人骑在马上,但炙热的艳阳让我看不太清楚他的样子。

我往前踏了一步,幽默或亲切的口吻已经从我的话语中消失,我完全是自愿这么做的,我感觉到我接下来说的话,都包含着钢铁般的决心。

“现在你最好离这个女孩儿远一点,汤姆·柯布雷,不然我没办法保证我接下来会干些什么。”

三个人面面相觑,不过某个程度上他们有照我说的话做:他们把那女孩放了下来,女孩儿缓缓地坐了下来,本能地用一只手撑住不让自己倒下,然后用睡眼惺忪的模样看着我们,显然她并不知道我们正在谈论她的事情。

我看着柯布雷他们盘算着,想想我有没有一打三的经验?嗯,当然没有,因为如果你同时跟三个人打架,你也只会单方面被痛揍,挥不了几拳。

摆脱,爱德华·肯威,我对我自己说着:没错,一个人打不过三个人,但那时汤姆·柯布雷吖!他只是个没有卵蛋的家伙,而且几乎跟我爸一样老了,另一个还是他的龟儿子赛斯·柯布雷,如果这家伙愿意帮他的老爸灌醉一格年轻女孩,那你可以想象这家伙是个什么样的认了,他一定是个蛆虫、一嗰不入流的家伙,面对打架大概只会嬲着裤子逃跑而不是挺身作战。别忘了,他们都喝醉了。

虽然我也喝醉了,加上他们还有一格什么朱利安的家伙,但目前的情况看起来,我也只能靠自己了。

不过我有另一个注意:就是远处那嗰骑士,如果我能够在他过来之前把三个人拖住,那我或许就能有争取到救援的机会,毕竟,如果那嗰骑士是个好人,他应该会停下来帮助我。

“咳,汤姆·柯布雷”我说着,“你有人数上的优势,我想谁都看得出来。但,你知道,如果我眼睁睁看着你把这嗰年轻女孩绑走,我可无颜回家面对我老母亲吖!”

我朝着另一边一瞥,那嗰骑士越来越靠近,快点过来啊!我想着,别在那边闲晃了。

“所以,”我继续说,“即使你会把我打趴在路边,然后继续带着这嗰小姑娘扬长而去,我还是嘚尽我一切努力,至少不要让你这么容易得逞。活血我可以让你的眼睛带着一嗰黑轮离开,让你受到一点教训。”

汤姆·柯布雷啐了一口,接着用他干瘪、细场的眼睛看着我:“你是打算整天站在那里讲你要怎么做,还是打算付诸行动?爱德华·肯威,时间是不等人的…”他邪恶地笑了笑,“你这种人我可看多了。”

“是,没错,你花越多时间站在这里,那女孩就越有可能清醒一点,不是吗?”

“我直截了当告诉你,我已经厌倦这些谈话了,肯威”他转向朱利安,“或许我们该让这小子上一堂课了?喔,在我们开始之前,肯威老大,你大概连擦我妈的鞋子都不够格,你知道吗?”

我承认这句话有伤到我,被一个像汤姆·柯布雷这样的多嘴狗教训真让人难受,如果我的罪恶感是一道还在流血的伤口,那他现在就像是用他的拇指插进我的伤口中,让我更为疼痛,但这也反而鉴定了我的决心。

朱利安挺起胸膛鬼吼一声,然后朝我走过来他在距离我两步之遥的时候,举起拳头朝肩膀上下晃动。

我不知道朱利安曾在酒馆上面跟谁打过架,但他面对的敌人肯定比我还没经验,因为我已经注意到朱利安是个左撇子,而且他的动作与意图再明显不过了。

脚上扬起了沙尘,我轻易地躲过他的攻击并给了他犀利的一记上勾拳,他因为下颚骨的疼痛而疯狂大叫,如果我只单挑朱利安的话应该早就赢了,但汤姆·柯布雷早就已经跟着上了,他从我来不及反应的死角攻击我,一记吃在太阳穴的拳头打得我头晕脑胀。

我对于这记攻击有点吃惊,不像我之前那样,我的拳头开始乱挥,希望能够打中他几拳,至少我嘚打倒其中一个人,才能够稍微扳回劣势,但汤姆·柯布雷迅速地退开,让我的拳头不断落空,而朱利安在受到我的攻击后很快恢复,并且用惊人的速度再次冲到我身边。

他挥出右拳击中我的脸颊,让我几乎失去了平衡,我的帽子掉了、头发跑进了眼睛,我也乱了阵脚,猜猜接下来是谁用他的大脚踹了我一记?当然是赛斯·柯布雷那嗰王八蛋,他还同时为他的父亲与朱利安呐喊助威,这小混蛋很星云,他的叫踢中了我的腹部,让我持续失去平衡,最后只能倒下。

以寡敌众的时候摔倒是最危险的,一旦你倒下就什么完了。

在他们不断用脚狂踢我的裆下,我能看到远方的骑士越来越近,他应该是我唯一的救星、是我能继续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但我看到的状况让我心理一沉,骑着马的不是什么商人,不是会马上下来然后赶快帮助我的人,甚至不是男人。

不,那嗰骑士是个女人,她跨坐在马上,而不像一般女人用横座的马鞍,但她仍然装扮像个淑女。

她带着一顶帽子、穿着亮色系的一幅,在柯布雷他们如雨点般的脚踢落下,让我什么都看不到之前,我注意到最后一件事:这女的很漂亮。

但看来这没人没打算救我,

“嘿!”我听到声音,“你们三嗰,现在马上住手。”

他们转身朝着她,并把帽子脱掉,并且排排站着挡住倒在地上咳嗽的我。

“这是怎么回事?”她想知道状况,从声音听起来我肯定她很年轻,虽然出生应该不算高贵,但也算有教养。不过也太有教养了把,为什么女孩子会一个人出来骑马?

“我们实在教这嗰年轻人一点礼貌。”喘不过气的汤姆·柯布雷回应,毕竟把握踢个半死也是件很累人的事情。

“嗯,就算是这样也不用三个打一个吧,不是吗?”她回应,我现在可以看见他的模样。

当她怒视着柯布雷说话的时候,我发现她比我之前认为的还要漂亮,而他们现在则完全沉默不语。

她下了马:“更重要的是,你们打算对这个年轻的女孩做什么?”她指向仍然醉醺醺、迷惘倒地的女孩儿。

“喔,女士,这女孩儿是我们的朋友,她喝多了。”

这女士沉下了脸:“她看起来就不像是你们的朋友,她明明是我们家的女佣,如果我在我母亲还未发现前不赶快将她送回家,那她就会变成失业的女佣了。”

她看着眼前的这三名男子:“我认得你们,而且我想知道这里是怎么回事。现在你们最好在我想到下一步动作之前,赶快离这嗰年轻人圆点,然后鸟兽散去做自己的事。”

鞠了躬后,柯布雷一伙人很快地上了车跑掉了,与此同时那位女士跪下来跟我说话:“我的名字是卡罗琳·史考特,我的家人住在布里斯托的霍金斯路上,让我带你回去治疗你受的伤。”

“不用了,女士,”我奋力起身,并试图挤出一格微笑,“我还得去工作。”

她起身:“我了解,那我刚刚是不是才对了这里的情况?”

我把帽子捡起来,并略微刷掉上面的灰尘,不过帽子看起来更旧了,“你说的没错,女士。”

“那我欠你一格道谢,等萝丝醒酒后也该向你道谢。她是个任性的女孩,也不是个顺从的员工,但尽管如此,我还是不希望看到她为了自己的冲动而吃到苦头。”

我暗自把她当成天使,我扶着她上了马,卡洛琳把萝丝搀扶在马上,让她躺在马的脖子上,我突然有嗰想法。

“我能再见你吗?女士,等我看起来好一点之后,我想要感谢你的帮助,可以吗?”

她给我一嗰遗憾的表情:“恐怕我的父亲不会允许。”她说着,接着挥了挥缰绳离开。

当晚我坐在小屋的茅草屋顶上,看着夕阳逐渐地落下,通常这时候我只会想着逃避未来的可能性,或者是我人生可能会因为什么事情摔伤一大跤。

但当晚我只想着卡罗琳,住在霍金斯路上的卡洛琳·史考特。

1737.JPG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刺客信条4:黑旗专题

>>查看刺客信条4:黑旗全部攻略<<

首页 上一页 463 464 465 466 467 468 469 470 下一页 共496页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刺客信条4:黑旗攻略目录

扫描关注游侠网
关于游侠 | 广告合作 | 人才招聘 | 意见建议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建议板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浙B2-20120287 | 浙ICP备12018679号-4 | 浙网文[2015]0882-251 |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468号
CopyRight © 1999-2019 ALi213.Net All Right Reserved 游侠网 版权所有